非凡彩票网娱乐

你不说出面解决一下事情居然让人家一个逃犯自

 
    云府大门这边来了一队人马,赫然是四皇子手下之人,
 
    四皇子这次派出的人手当真不少,五百名盔甲鲜明的禁卫浩荡而临,大张旗鼓地直接堵住了云府的大门。
 
    而昨天铩羽而归那几个人则在位于最前面。
 
    虽然乍看起来对方气势汹汹,但是,却也没有敢直接硬闯。
 
    就只是在大门外等着。
 
    但这幅架势,却是态度鲜明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
 
    不少人从这里经过,不约而同地加快脚步,唯恐惹事上身,胆大的也不过匆匆看上两眼,也都赶紧跑路。
 
    看这样子,云侯府这次只怕是惹上大麻烦了啊……
 
    便在这时,几个声音暴躁的响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让开,让开!这拉帮结伙一大群人是怎么回事?”
 
    “这是要干嘛,一大早晨在这里排队操练啊?让让让让,别挡了爷的路,好狗还不挡路呢!”
 
    “说你们挡路说错了么?你们一个个的没有堵着人家的门么?咋地,你还朝我瞪眼,信不信我……”
 
    “老大,我是冬天冷啊,我来看探望您啦。”
 
    “老大,我是秋云山,我来和你同甘共苦,荣辱与共,福祸共担啊……”
 
    “老大……”
 
    四位公子晃着膀子,横冲直撞,直接从五百禁卫的阵营中,冲到了云府大门前。
 
    四个人嘴上骂骂咧咧,脸上却尽都是一片平静,一副满不在乎的款。
 
    就算真有什么大事儿,还能我们这么多人抱成团都扛不住的?
 
    那除非是天塌了!
 
    老梅打开门,看了一眼外面的五百兵马,同样的一脸镇定,似乎全然没有看到,热情的迎客:“呀,是四位公子来了?快请进,我家公子还没起,昨晚上喝大了……”
 
    冬天冷一脸好奇:“喝大了?和谁喝的?谁这么牛逼?居然能把老大也给喝大了,肯定是乘人之危,承着老大大病初愈,端的卑鄙小人……”
 
    “就是就是,把他叫出来,我们要帮老大报仇!”秋云山摩拳擦掌:“居然敢把老大喝的起不来床,看我自己一个人就把他弄趴下!”
 
    “还是我来吧。”夏冰川阴阳怪气:“秋云山你别喝多了又被人忽悠了……兄弟几个还得帮你擦屁股……他么的,说好的龙虎膏到现在都没信儿,这都几天了?说好了的人跟人之间的信任呢,现在的人哪!”
 
    “人家是耍着秋云山玩耍出心得了……”春晚风在一边补刀:“我倒是庆幸那玩意儿没来,要是来了,说不定秋云山要被人玩成啥样儿,本少羞与之为伍……”
 
    秋云山气的脸都青了:“这个梗儿你们是不是过不去了?他么的谁再说一句我跟他绝交!你们三个纨绔子弟,天天拿着别人的伤疤逗乐有瘾吗,看我不向老大揭开尔等的丑恶嘴脸……”
 
    四个人吵吵闹闹,鱼贯而进。
 
    外面,四皇子方面的人人人都是一脸怒色。
 
    没看到这边大兵压境、气势汹汹吗?
 
    你们玩得这么欢乐是要搞哪样?
 
    “梅管家!”带队的那中年汉子一脸严肃:“还请管家禀报,我等奉命缉拿逃犯,还请云公子打开大门,莫要耽误了我等缉凶。”
 
    逃犯!
 
    这两个字,让四大公子也是震了一下。
 
    老大这里私藏了逃犯?
 
    这是什么展开方式?!
 
    老梅道:“嗯,关于此事我会跟公子汇报,还请诸位少安毋躁。”
 
    啪的一声,又将大门关上了。
 
    外面的人无可奈何,只能继续耐心等待。
 
    云侯府与别的侯府可不一样,云侯府有尚方宝剑镇宅,若是擅闯,真敢砍你,而且真把你宰了,那也是白宰,找谁都找不回这个公道……
 
    但这件事,却又非做不可。
 
    “老大,您这不是已经起来了?端的精神抖擞。”冬天冷很亲切的凑上来:“身体大好了吧?”
 
    “老大,冬天冷这混蛋真不会说话,套近乎都不会,老大又何止是精神抖擞,分明就是神采奕奕,神完气足,就像刚玩了三个小姑娘那般的神清气爽……”夏冰川。
 
    “你就知道小姑娘!滚一边!老大你真是越来越帅了,有时候跟老大在一起站着,我都感觉自己还是个女的比较好,那样就可以给老大当小妾,省得看得到碰不着……”秋云山。
 
    “老大最好了!”春晚风。
 
    云扬听得一脸菜色,哪里有半点的精神爽利。
 
    “你们几个先等一下。”说着对着旁边正在缓缓打拳活动身体的凌霄醉:“凌兄,外面有来抓逃犯的,你这个逃犯赶紧出去处理一下吧。”
 
    凌霄醉一头黑线:你才是逃犯!
 
    你全家都逃犯!
 
    不过这位四皇子……也貌似是太有些不依不饶了吧?
 
    凌霄醉纵使再如何的真性情,再好的脾气,也被撩拨起来了。
 
    冬天冷四人则齐齐的一阵愕然。
 
    人家在你家里,合该受你庇护,你不说出面解决一下事情,居然让人家一个逃犯自己去处理?
 
    冬天冷眼珠一转,大咧咧的道:“这位……额,朋友,要不,我来帮你?”
 
    凌霄醉正一肚子闷气,淡淡道:“不劳费心!”
 
    说罢转身向着门口走去。
 
    四大公子却是齐齐的不乐意了。
 
    冬天冷撇撇嘴,道:“老大,这谁啊?怎地这么吊?”
 
    春晚风:“看起来架子蛮大的……自视很高嘛。”
 
    夏冰川:“啧,有点意思。”
 
    秋云山:“我看这家伙就是不知道世道险恶,欠教训、少修理。”
 
    云扬咳嗽两声,并不搭理,道:“来来来,喝茶喝茶。”
 
    四个家伙想要打听凌霄醉的底子,态度再怎么地出格云扬也看得出来四个人的真正心思。但云扬最讨厌的就是……在自己面前玩这种心眼。
 
    你要是直接问,我或者还会告诉你真相。
 
    但四大公子这般给他们自己挖坑等着云扬去埋了他们的作态,却是云扬不喜欢的。
 
 
版权所有:非凡彩票网-非凡彩票开奖结果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