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凡彩票网娱乐

他们乃是针对凌老眷顾之人出手

 三朝老臣!
 
    文人之祖!
 
    忠臣义士!
 
    恍如圣贤在世的这么一个人,骨子里竟是恶贯满盈,丧尽天良,倒行逆施,心狠手辣,丧心病狂的……春寒尊主!
 
    再想想以往所会过的四季楼中人,但凡只要说出来春寒尊主就会立即丧命,而且还是神魂俱灭,整个身体化作了木乃伊的诡异恐怖死法……
 
    再想起那个慈眉善目,老态龙钟,一身正气;若是不出意外,名声必定会载入史册,名垂青史的何汉青。
 
    云扬真正的不寒而栗,心惊胆战!
 
    “当初我在对付四季楼的时候,就曾经对上过这个何汉青;恩,也就是春寒尊主;几乎所有对付我的阴谋陷阱,都是出自他的手笔;到最后,甚至联合了另外一位尊主,联手围歼于我……”
 
    凌霄醉长长叹息:“我刚才提到过四大尊主之中的两人,也曾被我重创的那一役,其中一位就是这位春寒尊主,何汉青,以你目前的浅薄修为,当然无法认知,若是你们之间曾有过交集,我真表怀疑,你到底是如何脱出其手去的,真真是太幸运了!。”
 
    云扬听得浑身汗毛倒竖,后怕不已。
 
    这位何汉青何老,居然是能够与凌霄醉交手过招的超强存在!
 
    甚至还是在双方极端交手之后,面对处于杀意最盛之时的凌霄醉,尤能逃生之辈,只是付出了重创的代价而已!
 
    “凌老号称天下第一高手,难道……”云扬小心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在我面前,就不要提天下第一高手这几个字了。”凌霄醉这一次脸上的苦笑乃是真真实实的。
 
    “我这点微末本事,怎么可能是天下第一?而这个世界上,又何曾有过什么天下第一!”凌霄醉沉重道:“若是有,那个天下第一就一定是被他的对头陷害了。”
 
    云扬咳嗽一声,挠挠头。
 
    但心中却是猛地震撼了一下。
 
    凌霄醉说:我这点微末本事。
 
    微末?
 
    而到了凌霄醉这等级数,却也不会用这种口气来谦虚。因为没必要。
 
    那么……这代表了什么?
 
    “当初我正面怼上四季楼之时,充其量只是江湖中一个颇有几分名气的江湖人而已;然而持续追杀了几十年之后,突然间头上就多了天下第一高手的桂冠……”
 
    凌霄醉笑的甚苦:“甚至,就连那首诗……也是四季楼的年先生亲手写的。”
 
    云扬心念一动,然而越想越感惊悚,又是一阵的毛骨悚然。
 
    神龙夭矫红尘遥,一壶一剑醉凌霄;四海八荒应无数,天下英雄尊至高!
 
    这么响亮的诗号……竟然是用来陷害人的?
 
    “然而成名真的好么?从那之后,我遇到的挑战,狙击、陷阱,埋伏甚至比四季楼刻意安排的还要多,这就是成名代价,一个当事人或者根本不愿背负,却不得不背负……”凌霄醉嘿嘿苦笑:“恩仇了了,可是这个名头,却仍是取不下来……就只能一辈子都成为江湖人的标靶。”
 
    云扬默默点头。
 
    四季楼这一招也的确是够毒辣,端的杀人不见血。
 
    若是凌霄醉这个天下第一高手的帽子始终摘不下来,那么,长此以往,不管什么时候,因为这个名头而引动的纷扰就不会停息,而将来最终的结局,恐怕还是不免葬身在这六个字之下!
 
    剑斩天下第一高手凌霄醉!
 
    这是何等名头?
 
    江湖人谁不想要?
 
    云扬沉吟了一下,道:“若是这样说起来,这个何汉青并不是什么仁人志士,更不是什么忠臣义士。根本就只是一个沽名钓誉,为了四季楼铺路的野心家。”
 
    凌霄醉皱眉道:“那也未必,他为玉唐帝国做的好事实事,也委实不少,虽然他的出发点未必当真是为了玉唐帝国着想,更多是为了平衡大陆各国局势,但那些实惠终究是真的!”
 
    云扬淡然道:“他的功绩如何,从来不在我眼中,我如今只知道他是春寒尊主,他的言灵血咒让他的所有麾下,只要说出春寒尊主这四个字就会立即丧命,魂飞魄散……只此一桩,他便已经罪该万死、纵万死也莫恕其过!”
 
    “言灵血咒?”凌霄醉一下子坐直了身体,神色慎重起来:“他当真练成了言灵血咒?”
 
    “不错。”云扬沉吟了一下,道:“我之前曾经确认、囚禁了几个四季楼中人,然而那几人一旦说出春寒尊主这四个字之后,便会立即身上冒烟,血肉干枯,甚至连骨骼也都为作齑粉,死得惨不堪言。”
 
    “这正是言灵血咒的恐怖所在。凡是触犯血咒者,魂飞魄散,真灵泯灭。”凌霄醉面沉如水。
 
    “近日,玉唐帝国百战老兵,身体残疾退役归家者,不断失踪。一次失踪,就是九个人。”云扬淡淡道:“而且,这九个人之间的感情,一定很好。”
 
    凌霄醉只感觉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冲上了头顶。
 
    作为江湖第一高手,一代武学宗师;凌霄醉自然知道这种邪恶的寻人办法。神魂幽途,血肉冥路。
 
    只是想起这种邪恶办法,就是睚眦欲裂。
 
    “竟有此事?!”
 
    “有。正是因为此事,我才偶然遭遇了何汉青,只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他就是我一直追查的春寒尊主而已。”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:“两者一而二二而一也好,这位春寒尊主的实力却是高深莫测,纵观整个玉唐国……就目前来说,当真无人能制。”
 
    凌霄醉犹豫了一下,浑身乍见杀气升腾,然而随即便又消失了。
 
    苦恼的说道:“不过……我的承诺……”
 
    看着凌霄醉的纠结,云扬突然对这位天下第一高手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 
    这种人对于信守承诺,甚至更重于性命。
 
    虽然是有些迂腐,但不得不承认,这是很可爱的一个人。
 
    此外,云扬还感觉到,也正是因为这份金石一般的性情,才令此人臻至目前的武道境界!
 
    若是他放弃了自己的信念和承诺,恐怕,也就不这么可怕了,也不那么可爱了!
 
    云扬想了想,道:“其实,凌老就算当真出手,也不曾有违承诺,因为,四季楼可是先有对你出手。”
 
    “先有对我出手?”凌霄醉楞了一下:“我……怎么没感觉到?”
 
    云扬翻了个白眼,道:“他们乃是针对凌老眷顾之人出手,难道不算是有违当初的约定吗?”
 
    凌霄醉仍是不解,这次却没有插言,静待云扬后续。
 
    云扬自不怠慢,一鼓作气将四季楼之前针对青云坊动作,逼迫云醉月嫁人等状况一一说明,
 
    当然,云扬在诉说的时候,虽然已经力求客观,但仍旧不免加入了许多添油加醋的成分。
 
    “……明知道青云坊是你罩着的,但四季楼仍旧这么做了,难道不是先对你动手么?”云扬看到凌霄醉还有些犹豫,又道:“再说了,我也没要求你一定要杀死这位春寒尊主,只要你将其爆打一顿,至于是打成重伤还是只剩一口气都无所谓,只要他不死在你手里,怎么说都说得过去吧?!”
 
    凌霄醉眼睛一亮,两手一拍:“对啊,这个主意好!”
 
    一边的老梅与方墨非都是一脸懵逼。
 
    这也行?
 
    两人都有一种感觉:这位天下第一高手……怎么就能这么好忽悠呢?
 
    这……
 
    计议已定,凌霄醉与云扬开始推杯论盏,喝酒解闷,真正过开了酒瘾。
 
    这一顿好饮,一直到半夜方散,直到送凌霄醉去客房休息,老梅才极为小心的问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公子,您不会是遇到了一个假货吧……这家伙,怎么这么好被忽悠呢……”
 
 
版权所有:非凡彩票网-非凡彩票开奖结果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