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凡彩票网官网

一行人从后面快速的超过马车接站到了马车前面

 自己接受的天水之精,起码也是凌霄醉的一百倍,既然凌霄醉能够改变体质,那么自己岂不是也可以,或者说更容易才对?
 
    凌霄醉就算是天下第一高手,天赋资质总不会比自己高一百倍吧,自己如今也是天开八窍的绝世天骄好么!
 
    凌霄醉咳嗽一声,带着强烈的惋惜:“小友你此次所获是老夫百倍有余不假……但是你体质太杂也是真……虽然天水之精可以让你脱胎换骨;但,却会受另外因由的影响……嗯,这么说吧,以后你修炼水的功法,基本是可以一日千里。但是,却会遇到一个瓶颈,这个瓶颈会让你裹足不前。”
 
    “除非,除非你能将所有适合你身体体质的各行功法全部修炼了,而且还保持齐头并进的势头,如此才能在达到一定程度之后,将水行功法再次推进,否则……”
 
    凌霄醉有些怜悯的摇摇头,深深的叹息一声。
 
    看到一个在某些方面具备了盖世底蕴的幸运儿,却因为自身身体要素的影响,而只能沦为庸者,凌霄醉这一刻不免觉得无比可惜。
 
    云扬脸色不变,甚至还微笑了一下,丝毫不以为忤。
 
    “其实,我尚有办法其他可以帮你。”凌霄醉犹豫了一下,终于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可惜,说道。
 
    “什么办法?”云扬道。
 
    “小友你目前根基尚浅,只要我用自身修为,结合我所修炼的水魂天冰**,将你的身体之内所有的不属于水性资质的其他方面一起冰冻住!”
 
    凌霄醉道:“那样,你就可以拥有单一的水属性特质,从一个废材转变成一个绝世天才,待到彼时修为精进到相当程度,彻底融合我种在你体内的天冰元气,自可将那些被冻结部分,也全数转化为水属性禀赋!”
 
    “只是这样做,对我的损耗很大,而你的未来,也就只能走到我现在能够走到的高度,再不能更进一步。”
 
    凌霄醉叹息:“本来这么多的天水之精,绝对可以让你走得比现在的我远得多……可惜。”
 
    “也就是说,我要是被你冰封了之后,以后想要修炼其他属性的功法,就修炼不成了?比如说,火之系列的功法?”云扬问道。
 
    “不止是修炼不成,而是不能修炼,不过在水属性方面的进境却将是惊人之极的,至多十年时间,你便可拥有跻身当世绝颠高手之列的资格。”凌霄醉道。
 
    “还是算了吧。”云扬道:“我觉得现在的这一切都挺好的,所谓欲速则不达,那个那么厉害的资格,我还是不觊觎了!”
 
    凌霄醉闻言不禁为之愕然。
 
    身后的方墨非也险些身子一晃,摔进湖里,一时间,两人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了什么。
 
    尤其是方墨非,只感觉自己的脑袋里轰轰作响。
 
    改变体质,水魂天才,将来可以走到凌霄醉这样天下无敌的地步……
 
    你,居然拒绝了?!
 
    你,你还是人么?!
 
    都这样了,你还要不满足了吗?公子,你不会骨子里其实是个妖孽,想要上天吧!?
 
    方墨非真心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 
    凌霄醉也是一下子愕然,看着云扬沉稳而毫不犹豫的回答,口气中的坚定;以及那没有一丝波动的脸色。
 
    他数百年阅历,如何不知道云扬并不是意气用事,而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,终于轻轻叹了口气。
 
    云扬脸上淡淡的笑着。
 
    若是我将别的全部放弃,我或者可以在短期内拥有绝强的实力,于我自身是莫大成就,可是……我兄弟们的名声,传承,却又要怎么办?!
 
    那些在我身上,就等于我的兄弟!
 
    死,我都不会放弃的。
 
    哪怕废柴一生!
 
    再说,我费尽心力,让你欠我人情,又岂能是让你在我身上这么轻易的就还掉了?
 
    云扬上了马车,凌霄醉也钻进了马车里,靠着车壁,闭目假寐,一脸惬意。
 
    他没有问与云扬打赌的事情,对于云扬究竟要让他做什么事情,也根本一字不提。
 
    云扬也没有说。
 
    两个人都是默不作声,云扬在查看自己接受了这么多天水之精,身体到底出现了什么变化?
 
    而凌霄醉同样在梳理自己的身体。
 
    现在可是最重要的时刻,哪里还有什么心情说闲话……
 
    钓鱼钓了一天,一直紧绷的心思也全都放开,重伤方才好转的云扬登时感到疲劳的感觉。毕竟他现在还不能动用玄气,绿绿更因之前大量消耗,无能帮助其进一步疗复,心神一旦松弛下来,竟觉连胳膊酸痛了起来。
 
    黄昏夜色之中,有淡淡脂粉味传来,那是东岸的喧嚣,笙歌悠悠响起,无数的青楼妓院,门前灯笼也都亮了起来。
 
    马车在持续前行。
 
    对外面的繁华全然不屑一顾,方墨非在车辕上坐着,充当车夫。
 
    一个七重山巅峰的高手当车夫,但方墨非丝毫都没觉得掉份儿。
 
    他心里很清楚此际马车上坐的是谁。
 
    一个是名震天下的云尊,帝国忠义的化身;一个是此世的神话传说,天下第一高手凌霄醉!
 
    这样的两个人,方墨非甚至做车夫都做出来了一种自豪感!
 
    “以为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为他们的赶车人吗?那也是需要资格、需要实力、需要机缘的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百丈湖此际早已经被抛在身后。
 
    沿途两侧,满目尽是灯笼高挂;夜幕下,处处皆是熙熙攘攘的人群。
 
    从这条路上看去,天唐城的繁华程度堪称世界之最。
 
    方墨非很低调地驱赶着马车,在路边行走,唯恐打搅了车厢里两位大佬。
 
    但……
 
    拐过百丈湖之后不到三里路,一行人从后面快速的超过马车,直接站到了马车前面,将马车拦住了。
 
    方墨非一时间脑筋险险没有转过来。
 
    这……这是遭遇到拦路的了?
 
    这什么情况?
 
    是想劫财、劫色、还是劫人?!
 
    你你你……你们知道车上是谁么?
 
    为首一人,一身锦衣华服,负手而立,面容高傲,一派居高临下的派头。
 
    “阁下,还请停一下,我家主人想要找贵上商量一下事情。”
 
    方墨非闻言不禁啼笑皆非,道:“请问你家主人是哪一位?可知道我们是谁么?”
 
 
版权所有:非凡彩票网-非凡彩票开奖结果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